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  柳华芳的科技观点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文 | 柳华芳

排版 | 任然



企业是社会的器官,为了解决社会问题而来”,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这么说,“一个社会问题就是一个商业机会,一个大的社会问题就是一个巨大的商业机会”。

 

美团公布2021年一季度财报,交易用户数目达5.69亿,活跃商户数710万,总营收达到370.16亿,同比大增120.9%,季度新增近6000万用户,在美团优选等新业务上投入巨大,当季亏损有所增加。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这是一份激动人心的财报,也是一份引来无数拍砖的财报,一边是全行业用户拉新最牛表现,一边是战略投资新业务、亏损面拉大,一边是增长赞誉,一边是亏损质疑。

 

在阿里重金扶持饿了么、快手抖音入局本地生活等外部竞争之下,美团却实现了全行业最强用户增速,在打破“存量市场增长见顶”质疑的同时,也展示了在业务创新、生态厚度、用户忠诚度等关键维度的能力。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主体业务稳增,下沉市场开花

聚焦长期价值

 

前段时间,外卖小哥社保问题、商户抽佣比例、地方领导体验外卖等在网络上讨论的热火朝天,在全民热议外卖生态的同时,也将行业老大美团推向了风口浪尖。虽然美团进一步开放透明了,却挡不住各种五花八门的质疑,而2021年Q1财报无疑是拨开迷雾、重读美团的一次良机。

 

有一种观点认为,美团起家于地推,玩法适合早期规模化,后期必然遭遇存量市场优化难题,可能掉进模式陷阱。事实上,作为本地生活场景的电商化公司,无论是美团、饿了么这些外卖业务强势的平台,还是那些垂直生鲜类等O2O平台,早期都不可避免地依托于地推模式,这是触达和争取用户最直接、最有有效的推广手段。平台规模做大之后,美团自然是不需要再依赖地推了,而是依托于生态建设、数字化运营、AI技术等做好存量市场优化和自然增长。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美团财报显示,两大核心主体业务表现不错,外卖、到店酒旅的营收分别实现了同比116.8%、112.7%的增长,实现了存量市场的自然增长,强化和拉大市场份额优势。这说明一个问题,本地生活O2O的商业模式,并不是模式陷阱的问题,而是生态规模和质量的问题,只有用户规模、技术能力、生态运营能力的三位一体护航,才能让本地生活电商模式长期健康运行。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阿里玩命砸钱扶植饿了么、抖音快手滴滴等跨界入局本地生活,对美团的生存、成长会形成更大的竞争。客观地说,在中国互联网,跨界玩家非常之多,但是,各家都有主线业务,边界探索往往只是探索,很难对行业老大产生多少影响。

 

用美团CEO王兴的话说,“同向为竞,异向为争。相信所有玩家的目的都是服务消费者和行业,我们只是在同场竞技。”不关注竞争,更关注自己,长期视角,聚焦核心能力建设,这是美团的正确态度。事实上,美团关心的“边界”不是外部边界,而是自身业务创新的核心,核心才是美团的真正力量。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

做难而正确的事

 

客观地讲,美团Q1财报是很不错的,核心业务增速近120%,经营溢利39亿元(去年同期只有6亿元),只是社区团购等新业务需要大量投入,所以,整体还是亏损状态,但基本面是非常健康良性的。

 

前段时间,商家抽佣比例成为热门话题,部分网友甚至认为美团外卖是暴利,只能说美团很冤,这个赛道的生存成本、运营成本实在太高了,好在现在市场处于相对稳定了。

 

而真实情况却是,美团是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运营毛利远远低于阿里、京东、拼多多等实物电商平台,而最核心业务却是时效性要求极高的特殊品类。

 

当前,所有上市电商巨头的一季度财报已经出来了,核心财务数据都是公开的,对比一下,方知美团不易。

 

阿里的经营利润(剔除反垄断罚款后)超过百亿,每天都净赚一个”小目标”;京东一季度净利润为36亿;拼多多虽处于亏损,毛利却高达114亿,毛利率达到52%;外界聚光灯下的美团,虽然一季度毛利率比去年同期增加了,却只有19.4%。

 

全年维度来算,阿里2020财年营收5097.11亿,净利润1403.50亿,利润率28%;美团2020年收入1147.95亿,净利润47.08亿,利润率4.1%;两家利润率是7倍之差。事实上,2020年美团财报收入里还有股权投资等收益(如投资了理想汽车),踢出投资收益,实际上是净亏损13.66亿。

 

美团做到事儿,不是暴利生意,而是艰难而正确的事儿。美团不能也不敢追求短期利益,必须聚焦于长期价值,做好核心能力建设,做好生态建设,才能赢得长线竞争的战略胜利。帮助用户吃的更好、生活更好,不是一句口号,难在落地,而美团的平台竞争力在于服务落地、生态落地的能力,既要有核心能力,又要有战略耐力。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全球外卖平台佣金对比

感谢中国人口红利

 

作为实时性服务要求极高的平台,美团外卖等外卖平台的佣金模式、收佣比例看似来不低,尤其是对比那些实物电商平台。但是,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公正地来看问题,实时O2O业务的订单履约成本是更高的,简单对比是不公平的。

 

同时,对比一下全球范围内的外卖平台佣金水平,同类平台的数据更有参考价值,我们会发现相比发达国家外卖平台的佣金水平,中国外卖平台佣金水平并不高。当然,相比欧美发达国家,我们的人口红利优势比较明显,但是,这种人口红利能持续多久是一个未知数。

 

全球范围内,欧美的人力成本更高,外卖平台收取的佣金率比例也远高于国内外卖平台,几乎是中国2倍。GrubHub、Uber Eats、Deliveroo等平台均提供平台配送服务,佣金率普遍超过30%,有些外卖平台高佣金率甚至不包括配送服务。以Grubhub为例,其收入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超过20%的配送费、12.5%的基础佣金、0-17.5%的4档推广费,而三项费用相加竟超过40%。

 

相比之下,中国外卖平台的佣金率基本维持15-20%,外卖平台基本处于微利状态、甚至亏损状态,实为不易。同时,我们要感谢70、80、90这三代人,这三代人的人口基数比较大,中国人口红利尚在,到00后、10后的时候,低外卖配送费的人口红利可能不多了。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生态开放透明化

“美团薪”是人间烟火

 

作为本地生活服务电商的行业老大,全社会在关注商家抽佣、骑手生存等话题,美团自然要站聚光灯下,这也是美团的责任和使命所在。

 

过去,外卖平台对商户、服务提供者收取单一费率,明细服务费率不对外展示,而是由平台进行算法处理,因为单一项费率往往覆盖不了成本。这样做,前端体验会简洁一些,但是,容易产生一些费率的不透明化,一方面容易带来消费者或商户的误解,一方面也容易成为平台运营的难点。

 

事实上,美团外卖单均利润只有0.38元,也就是3毛8,由美团完成履约服务的订单部分尚未盈利,而非外部想象的暴利。但是,公众希望费率透明化,外卖行业推动开放透明化,美团反而是很开心的,为什么呢?

 

现在,美团外卖的新费率机制是完全开放透明,分为技术费用、配送服务费用、骑手培训等明细费用,明明白白,透透明明。公众清楚明白了美团外卖的不易,同时,竞争对手也只能被动明牌竞争。在明牌竞争的情况下,美团的专业技术、运营能力、生态粘性反而更加优势明显了,行业竞争反而会更加规范化了。

 

在新规则之下,美团外卖进一步优化算法,根据订单价值、配送时间、配送距离等综合因素,来决定在哪一次层收取费用,商户端、消费者端都可以看到费用结构。美团非常重视远距离订单配送、中小商户降低短距离配送费、不同时段配送等场景需求,更加科学智慧地计算订单价值、费用结构,让生态各方实现共赢。

 

在头雁效应下,美团的开放透明机制也逐步会变成外卖行业的标配规则,有利于外卖生态的健康发展,同时,也在所难免地会拉升外卖平台的竞争门槛,对技术能力、运营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一部分人将商家抽佣炒作为“美团税”,实在有点过了,不应抹杀美团对于实体经济的带动作用,也不能对美团的企业生存成本视而不见。从美团的收入和成本结构来看,八成的佣金收入用于为骑手支付工资,不仅不是“美团税”,反而应该称作“美团薪”。

 

美团2020年的骑手支出约为486亿,相当于2019年江西省外出打工的1111万农民工一年的收入,是数百万骑手赖以生存、养家糊口的生命线。“美团薪”是骑手们的辛苦钱,看起来不如办公室上班族那样优雅,却是社会的就业加油站,无论长期骑手,还是短期兼职,都是真真切切、不间断、普通人奋斗的人间烟火。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社会化企业不独行

共建劳动者保障机制

 

外卖小哥、快递小哥的社保问题,一直是社会热点话题,很容易引发网络大辩论。北京某处长体验外卖生活,发现骑手社保问题的难点,不能盲目照搬白领上班族的社保机制。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现实世界中,外卖骑手多数是不在工作地定居的外来务工人员,部分人有“社保不出省”的意识,缴纳保险意愿不强。加上社保的承接和延续比较难等现实问题,大多数骑手更希望多拿点现金工资,保持现金流的灵活性。

 

同时,在我国社保体系中,农村人口有新农合医保和农村养老保险,无需再缴纳一次社保,而外卖行业的骑手有将近80%来自农村,五险一金中的工伤保险才是最重要的。

 

在Q1财报的电话会议上,美团明确表态:正在积极配合政府相关部门,探索平台灵活就业群体的职业伤害保障试行办法,会积极响应政府的规定和指导,为骑手提供充分的就业保障。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社会法研究所所长娄宇认为,以骑手、网约车司机为代表的灵活就业者的职业保障问题不能只依靠骑手网约车司机、企业、社会、政府任何一方解决,相反,这需要社会各方共同创造一个积极的、可对话的环境,让骑手网约车司机、企业、以及职业保障相关政策的制定者都有充分表达、互动和协商的空间。

 

据媒体报道,政府正计划开展平台灵活就业群体的职业伤害保障试点,为包括骑手在内的灵活就业群体,联合平台和保险公司探索不同于传统工伤保险的、更适应灵活就业特征的保障体系。

 

为骑手缴纳保险,看似是外卖行业的一次挑战,却是社会对企业生态的一次正向修正,短期是冲击,长期却是利好。骑手们的权益得到更好保障,外卖配送体验才能更好,本地生活服务的生态才能长期健康繁荣。

 

作为一家5.7亿交易用户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美团已是当之无愧的社会企业,是社会的很重要的器官或公器,已经不是美团自己的美团,更是社会大众的美团。

 

此时,美团承载的责任、义务、社会期待也是空前的,为骑手缴纳保险是意义深远、重构新业态、回馈劳动者的一件大事,需要美团的努力,也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最不赚钱的电商企业,人间烟火的“美团薪”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一柱擎天也打不到太阳,钻地三尺也挖不倒金矿,小弟弟只是欲望,不是真相。

京ICP备14029665号-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

使用您的凭据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