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信徒:文创独角兽,厚德十年造物记

7552fc1cf8e94a03ba3c306e2db45935

文/柳华芳

“我们不是特别好的榜样”,王霜的一句话,让我热泪纵横。

这是多么好的王霜,这是多么好的中国女足,她们没有很好的足球环境,她们却荣辱在心、不言放弃、热血拼搏,她们配得上掌声和尊重。

一起欢乐,一起流泪,永远热爱,永远相信,球迷们在微博刷出了热搜:“和中国女足在一起”。球技、信念、团结、坚韧,中国女足是球迷心中的火焰,是永远的铿锵玫瑰。

一次失败不是终点,而是蝶变的新起点,风雨之后,我们会看到更好的中国女足。

在北京的细雨绵绵之间,我走进石榴中心,探访了中国之队官方衍生品运营合作伙伴—厚德典藏,在这里,看到了中国女足幸运金球、纪念金章、银章等官方产品,拜访了厚德典藏创始人崔可贵先生。

2023年正是厚德典藏十周年,恰逢女足世界杯,在大中华区市场上,你看到的每一块FIFA2023女足世界杯的纪念章,皆出自厚德。

从故宫文创,到奥运会、冬奥会、世界杯,再到女足世界杯,从《华夏瑰宝图·清明上河图》到中国女足幸运金球、粉球,厚德在高端IP、全球文化创意等方面有着独特视角、卓越设计,从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IP特许文创生产经营领域的独角兽、领潮人。

十年前,相识崔可贵,以为他是收藏界、工艺美术界人士,做着高水准的紫砂产品;十年后,相逢的人再相逢,崔可贵的眼睛里写满了故事,脸上却不见风霜,更加平和了,更加笃定了。

闯之血脉,正非信徒

有人说,现在山东人的创业精神不够强,没有当年的那股闯劲儿了,网友总结了一个原因:能闯能拼的山东人,都去闯关东了。

这是一句调侃,却也反应了人们对闯关东的认知。自从李幼斌、朱亚文主演的《闯关东》播出之后,山东人民和全国人民一样,重新认识了一下闯关东,看到了当年山东人的闯荡和奋斗。

7ceac4a0d7ab489b9c40bb35ae4dc108

崔可贵,祖籍山东青岛,出生于东北的一个屯(只有20多户农民的偏远山村),少年时跟随父母回到了青岛,身上有东北汉子的豪气和直爽,心中却是深入骨髓的儒家思想。

那个屯儿,几十里外无人烟,比刘强东的村还要贫困的多,而崔可贵的祖父读过私塾,父亲是人民教师,老崔家算是屯儿里的书香门第。每个人的童年,都是人生旅途的DNA片段,崔可贵的创业人生、奋斗之路,早已命中注定,在童年、少年之时,已经埋下了种子。

他是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的忠实信徒,创业十几年,一直在学习华为的经营管理哲学,并将华为信条“以奋斗者为本,以客户为中心”放在公司价值观的头条,树立了“以德为先,以信为本,成人达己,诚待天下”的经营信条。

任正非、刘强东、王传福是崔可贵最欣赏的企业家,他喜欢刘强东、王传福身上的朴实和真诚,做企业不投机、不玩虚头八脑的东西,而是直击核心问题,做正确的事儿,不怕路远。

弃壶从文,德之心选

十年前,我第一次见崔可贵,那时候厚德的第一个产品是紫砂壶,他赠送了我一款纯手工制作的创意紫砂壶。那时候,我一直以为他是工艺美术行业人士,毕竟他的紫砂壶卖的很好,利润也很高,曾经几个月卖出7000套16800元的高端紫砂壶,在同行业属于头部玩家,是一个看起来不错的生意。

此时,崔可贵却很苦恼,虽然紫砂壶业务很赚钱,却必须壮士断腕,一定要换一个赛道,内心才能平静。

当时,紫砂壶行业里有部分不良商家,用有安全风险、廉价的灌浆壶冒充手工制作的创意壶,却标着高价卖,而大多数消费者根本识别不出来,已经产生劣币驱逐良币的势头。

9dd9009e1a7f4719b016088aa4439ef7

“以德为先,以信为本”,这是崔可贵做人做企业的基本原则。对于崔可贵来说,厚德可以选择继续做紫砂壶的清流,却很难赢得未来成长和想象力,这是一条最容易的路。此时的崔可贵,已经带领着一群兄弟走出了几公里,毅然决定:战略性放弃紫砂壶业务,进军高端IP文创。

性格决定命运,认知决定格局。而厚德典藏的“厚德“二字,源自于《易经》中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在探索中前行,跟随内心的选择,是一句诗意的话语,却是创业者们最煎熬的岁月。崔可贵的“德心之选”,注定是未来佳话,改变了厚德的赛道和格局,也将改变中国文创市场,自此,厚德有了一个“放卫星式”的奋斗目标: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文化创意企业!

在创立厚德典藏之前,崔可贵已经创业多年,并在贵金属领域有了一定建树和积累。厚德的核心团队和班底出自贵金属行业,带着一身本领,做了两年紫砂壶,虽有成就,却要壮士断腕,全部回归贵金属。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却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崔可贵在企业经营中保持了理性和敏锐,不被浮云遮望眼,在2015年将紫砂品类全部切掉,战略放弃,轻装上阵。

2015年是厚德的转型之年,10月、11月分别拿下了《神偷奶爸》、《大圣归来》的电影授权,12月份拿到了里约夏季奥运会的贵金属特许授权,并获得了国际奥委会历史知识产权贵金属品类开发权利。

自此,厚德第一次牵手世界顶级体育赛事IP,迈出了“弃壶从文”的第一步,也完成了团队设计的文创转型。

高端文创,一战成名

2016年是体育大年,厚德签了很多合作,下足了功夫,研发、上市了纪念现代奥运举办120周年的《历届夏季奥运会会徽和吉祥物纪念金/银章》,还研发、上市了《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纪念金银条套组》。

2016年,厚德诞生了转型高端文创的第一个爆款产品,一款产品做了数亿元零售额,一战成名,打开文创新天地。

更为重要的是,爆款之后,厚德团队经历了关键成长,学会了如何操盘全国市场,打通了体育文创之门。从那一刻起,厚德的体育文创之路越来越宽,夏季奥运会、冬季奥运会、世界杯、女足世界杯之类,全球顶级IP一个接着一个,名副其实地成为了IP特许经营文创赛道的创新者、引领者。

2016年之后,厚德迎来了爆发式发展,每年都会签约顶级高端IP,有世界杯、奥运会等体育类的,有与故宫、央视《国家宝藏》合作开发的文化类IP,还有献礼建党百年、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等国家题材作品,成为高端文创领域的优秀创意企业。

最近两年里,厚德陆续签约2022卡塔尔世界杯、2023女足世界杯等顶级赛事IP,成为国内同行业的执牛耳者。

2023年,厚德成为中国国家队特许经营计划之特许生产商和特许零售商,成为中国国家队的特许计划合作伙伴。

转型之后的八年,厚德已经取得了非常优秀的成绩,从跨界新手变成了行业领跑者,完成了企业格局的突破性裂变。

立德立行,自我进化

和女儿在一起,是最大的快乐

无论是贵金属行业,还是文创大市场,生存于众多行业巨头之间,厚德属于创业型企业,没有什么强势资源,也没有巨头们的资本优势,却做到了精品致胜、成功转型、快速发展、赛道领航,成为新一代创业者的经典样本。

拿下世界顶级赛事IP,这是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但是,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也并非每一家文创设计公司能够做到,厚德在这一点的积累和努力没有白费,最终形成了行业里同类企业之中的核心竞争力。

拿下世界杯、奥运会这样的顶级赛事IP授权,厚德设计团队经历了一段魔鬼般的适应期,因为国际顶级赛事IP要求非常严格,通常都有几百页全英文的细则要求。一边翻,一边啃, 研发团队历经折磨,终于了解和掌握了游戏规则,后续工作也就相对容易和顺畅了,这反而变成了重要的国际化能力。

顶级赛事IP,意味着顶级的标准、品质、设计。设计规范,设计审批,细节到一个证书,敲定设计之后,还要向IP版权方提交样品,样品审过之后,厚德才能进行生产、发售。

厚德的第一个十年,崔可贵并不完全满意,他还希望公司成长出来一些干部,希望出来一批能独当一面的领导型人才,让研发走进风雨里,更加贴近市场,更加贴近客户,甚至可以未来孵化出一个个子公司,让厚德成为人才展翅高飞的文创大平台。

事业飞腾、蒸蒸日上,厚德进入新成长期,崔可贵却依旧心有遗憾,那就是自己整天忙于工作,常年往返于北京、青岛之间,没有好好地、充分地陪伴孩子的成长。崔可贵说了一句中年人才会懂的话:我最大的快乐,是和女儿在一起。

以物呈意,创造美好

将热爱刻在时光里

在文创之路上,厚德非常专注,一直聚焦在高端IP的贵金属文创方向,通过专业、人文、现代的领航设计,用金银等贵金属材质、创意产品,将文化内涵、情感连接呈现给大众,厚德载物,以物呈意。

从故宫主题文创,到纪念中国空间站,再到世界顶级赛事,厚德跨越文化品类,深刻洞察和理解高端IP价值,做出一次次经典设计,在市场上获得了回报,也得到了合作伙伴的认可与信赖。

IP特许文创生产经营,是一件看起来很性感、做起来有挑战的事情,一方面要与世界顶级IP进行洽谈对话,并有很高的授权前置成本投入,一方面需要抓住IP价值裂变的时间窗口,快速地进行设计、核定、生产、分销。

在一定程度上,崔可贵和厚德做的事情,更像是IP文创领域的特种部队,某一个链条环节出现误判、失误,可能造成库存积压,同时,一次完美的作品呈现也可能短周期内创造数亿元的销售回报。

有好眼光,选对高端IP;有好设计,做出精彩产品;有好渠道,快速大规模卖出文创作品,最后,才能走向成功,这是厚德的生存逻辑。

好眼光、好设计是IP特许文创赛道的核心竞争力,这是文创产业的特点,也是IP特许经营的激情挑战。而厚德最擅长的就是设计,核心设计团队里有大量十年老员工,又有众多细分领域的顶级大师合作,让每一个作品有灵性、有灵魂,真正做到了以物呈意。

看似小巧的金银章、纪念品,每一个人物,每一个姿态,每一线条,都有意义,代表了人们对生活、对文化、对体育的热爱,代表了人们对自己价值观的忠诚和信仰。

厚德造物,用心创作,为人们创造美好时光的纪念,用金银铜等贵金属为主的载体,用厚德设计呈现信念,将热爱刻在时光里,为人们打造一个个值得永恒珍藏的作品。

厚德新十年,体育大文创

奔走于精神消费时代

我们生活在一个物质生活高度发达的时代,人们不再满足于物质,越来越追求精神生活的富足和快乐。

人们愿意为自己的热爱付费,无论是文化娱乐,还是体育竞技,而这正是厚德新十年的天空和草地。

如今,厚德已经全面聚焦文创行业,在未来新十年里,希望将文创事业做到新高度,一直为人们雕刻热爱、留住时光。

当前,中国经济正处于复苏期,而价格不菲的高端文创产品并不是所谓的刚需产品,厚德有必要这么猛烈地拥抱高端文创吗?

崔可贵没有否认当下的挑战,却非常坚定地相信中国、相信年轻人,他相信中国市场是最有潜力、最有价值的未来机会。

奔走于精神消费时代,厚德新十年可能会是中国文创产业的绽放十年。我相信崔可贵的眼光,正如“你可以永远相信中国女足”,冠军之心永在线,创造美好无止境。

柳华芳
柳华芳

奔向光明之地

文章: 1201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