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Latest
Popular

独立民谣遇上自由灵魂,荣耀为何爱上音乐?

文|柳华芳

在我的心里,有三种人是神圣而诗意的,他们分别是画家、音乐家、数学家,他们为我们勾画了不同的世界,并且可以穿越时空触摸每一个人的灵魂。

这里说说音乐,由于参与过卫视音乐选秀,见到了太多音乐人的奋斗和追梦,像宋冬野等草根独立民谣歌手的网络爆红属于偶然现象,大多数音乐人隐匿在乡野或酒吧。

音乐发展潮流一直在变化,每一代人都生活在不同的音乐时代里,现代民谣从七八十年代在大陆开始流行,从邓丽君到高晓松、水木年华,再到宋冬野这一代,民谣经历了从辉煌到寂寞,独立民谣本是小众却意外成为民谣的坚守者。

独立民谣登上青春舞台,荣耀Live是谁?

12月6日,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歌剧厅,宋冬野“听冬”音乐会开唱,这是宋冬野今年首场剧场演出,也是“荣耀Live”音乐剧场的第四场音乐会。“荣耀Live”音乐剧场是由荣耀和摩登天空联袂打造的系列音乐活动,一个消费电子品牌爱上了音乐,并为独立民谣歌手搭建了一个青春躁动与共鸣的荣耀舞台。

荣耀爱音乐,是因为年轻花粉们爱音乐,他们策划了青春优等生、草莓音乐节、荣耀制噪者等一系列音乐主题活动。前段时间荣耀7i海岛蓝版发布突破传统发布会模式,以阿肆音乐会的形式出现,让媒体惊讶,让粉丝欢呼,让音乐人自豪,而宋冬野的“听冬”演唱会则出现荣耀7的身影,荣耀Live是一场场青春品牌与青春音乐的相遇。

无论是电子音乐、摇滚、民谣,还是流行,其实现在的很多音乐已经是融合式的,很难去精准分类,很多人觉得民谣是小众的,但是民谣在千百年历史长河里一直是民间大众的。荣耀Live拥护每一个年轻人的音乐主权,那些充满理想追求的音乐人,不分音乐血统,没有高低贵贱,在年轻人的独立生活方式里闪耀,他们支持音乐,他们致敬青春。

宋冬野在唱什么?年轻人在听什么?

像大多数民谣音乐人一样,宋冬野是一个坚持自我的人,他一直坚持自己的创作和演唱风格,不喜欢大型的演唱会,只喜欢live house或酒吧这样的不大不小、充满情调的场子。独立音乐人在北京有一定的人数,有性格,有坚持,很多人从豆瓣小站开始慢慢攒人气,像宋冬野这么出名的是极少数。

我在一个音乐网站看到这样一句话:“就像当年从树村走出来的乐队不一定都是摇滚英雄,有些可能只是固执的垃圾;打着独立音乐旗号的音乐人所坚持的,不一定都是黄金,有些可能只是大便”。

这句话说的很刻薄,很残忍,却很真实,这就是人生,这就是青春,但是,坚持真实的自己很重要,勇敢做自己很重要。每一个人心中的成功是不一样的,每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是不一样的,无论别人怎么看,依旧勇敢做自己,别人的评价不重要,只要跟随内心的选择。

年轻听汪峰的《北京北京》似乎有点太压抑和老态,听听宋冬野的民谣调调更接生活的地气儿,年轻人在奋斗,但不是在战斗。宋冬野在采访中说过自己搞音乐是为了吸引姑娘注意,让我想起了自己十几年前的样子,邵夷贝的歌儿里说的“有些搞艺术的男青年,搞艺术是为了搞姑娘”,然后,宋冬野还真是把自己的独立民谣搞出了名堂,董小姐那是一个迷漫的青春岁月。

宋冬野的音乐里有不少北京青年们生活的场景,我北漂生涯里也有安河桥北一站,年轻人的奋斗之路都不一样,但都有那么多相似的精力和故事,每一个不同的选择,形成不同的青春记忆,形成不同的人生。荣耀Live推出宋冬野“听冬”音乐会,仿佛在牵动年轻人一起回味和共鸣某个河边、某个地铁站、某个胡同、某个姑娘,而荣耀品牌只希望你勇敢做自己,剩下的就是陪伴、欢笑、听冬。

年轻是一种生活方式,青春是一杯冰镇的可乐

90后、00后、甚至88后,我个人觉得都具有明显的时代差异性,他们喜欢的音乐,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的价值观是那么的不同。年轻一代更珍爱自己的兴趣,他们更聚焦那些喜爱的事物上,即便是小众或不被理解,他们依旧我行我素,这是大多数70后、80后做不到的洒脱和个性。

我去了荣耀Live的阿肆音乐会现场,粉丝和歌迷们非常兴奋热烈,本大叔却听不懂她的音乐,宋冬野“听冬”更容易听懂,但是,他们都有自己的粉丝和歌迷,年轻的歌迷们支持他们,他们的世界荣耀懂,大叔不懂。回头纵想荣耀Live爱上音乐,没有广告侵入感,只有青春和音乐,那么,十几年前的自己,只有手动翻换磁带的索尼随身听,而现在的年轻人都有了荣耀,有了智能手机。

如果抛去生物学特征,年轻是一种追求所爱、勇敢做自己的生活方式,青春是一杯阳光透亮、爽口爽心的冰镇可乐,音乐是连接灵魂的神奇之物,荣耀做年轻人的品牌,荣耀Live做年轻人的音乐会,形影相随,不离不弃。

没有奋斗的人生是干瘪的,没有音乐的青春是空洞的,听自己的歌儿,做自己的事儿,勇敢地奔向属于自己的未来。音乐是平等的,青春是平等的,信仰是平等的,奋斗是平等的,荣耀也是平等的,安河桥下的水流声里,咚咚着青春的撞击声,不俗不凡不矫,她在微笑。

微信公众号:小芳 独立思考改变中国

Discussion — No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