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柳华芳

白云朵朵,蔚蓝如海,这样的北京天空不多见,明月夜空也格外迷人,人们纷纷拿出相机,留下忙碌中的一丝清凉,记录久违的仙霞。

世界经济的风景却不尽如意,处处充满了不确定性,处处充满了矛盾和冲突,如同特朗普的脸孔一样变幻莫测。

全球经济正处于一个周期性的调整期,中国经济难以独善其身,上一次全球危机是中国拯救了半个世界,现在中国也进入到周期性艰难期。

在房地产泡沫积聚、金融去杠杆、中美贸易战的多重、叠加挑战和危机之下,唯有扩大内需、激活内需、创造市场,才能突出重围、创造新时代。

  三驾马车失速,中国经济迎大考

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了二三十年,堪称世界奇迹,出口、消费、基建一直处于增长势头,然而,在房地产泡沫的现实之下,加上美国掀起的贸易战,三驾马车正在失速,中国经济迎来了最艰难的挑战时刻。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5月,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增速下降到了6.1%,再创1999年12月以来的18年新低。基建设施建设投资的累计增速从2017年11月的20.1%跌到2018年5月的9.4%。

一边是房地产挤压消费、拉大家庭债务,一方面是年轻人消费习惯更加超前,社会总零售额的增速在下降。此时,多重危机考验中国,需要极大的智慧和创造力,才能冲破历史周期性陷阱。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同比增速下滑,意味着扩大内需面临挑战,房地产挤压了居民普通消费品消费。对于中国来说,指望不上别人,只能依托自我经济体的系统创新,不能过度依赖于老三篇的三驾马车。

  创造内需是唯一出路

扩大内需是闭着眼睛也能想到的路径,然而,不太可能依托金融杠杆刺激内需市场,这样容易让金融风险更加积聚。本轮的扩大内需是需要建立在中国居民家庭债务率上升的基础上,简单粗暴万万使不得,必须开动脑筋。

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着庞大的人口规模、经济规模,加上制度体系的逐步完善,有着巨大的改革红利。比如,中国政府正在强力推进工商、税务等体系的一站式服务、移动化服务,大大提升了商事效率,节省了企业的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在生态底层推进了降本增效。

个税改革正在进行,房贷、亲子等成本有可能逐步纳入抵消队列,这会释放出更大的居民消费空间,放大工薪阶层的可支配收入。

无论是居民端,还是企业端,我们看到了中国的改革动向,一个大方向是: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发挥大数据、云计算的能力,优化制度体系,降低系统协同成本,提升效率,从而创造内需的增长、企业主体的创新活力。

  信用经济是破局关键

打破边界,连接行业,将生产要素实现大流通,从而降本增效、减少系统浪费,这是中国改革的最新特征,而信用经济无疑是各行各业之间的连接器。

在中央努力打造信用社会的同时,信用成为了最宝贵的社会资产,信用资产的流通催生了信用经济的诞生。信用经济不是空中楼阁,不是史书上的“季布无二诺,侯嬴重一言”,而是可以系统化、数字化、互联网化、全民化的全新业态。

近年来,金融科技高速发展,大数据风控改变了过去的传统银行风控体系,信用体系进入到大数据时代,征信场景、信用资产裂变场景都在发生巨变。

在全球范围内,企业已经在大量探索自己的信用积分体系,进行弹性、人性、良性的客户关系管理,进而实现企业营销价值、用户资产的盘活和再造。

保守统计,全球持有积分人数超过25亿,每年产生大约票面价值大约2000亿美元的新积分,每年以4%-7%递增,存量积分价值超过12000 亿美元,年增长率为5%-6%。

截至2016年,中国积分市场总价值超过2万亿人民币,持有人数超过5亿, 各大银行、运营商、互联网企业、航空公司都在积极运用积分体系,提高用户粘性和复购率。以国航为例,为了累积白金卡,我会优先选择国航航班,而国航也匹配对应的不同的积分会员权益,形成互惠共赢的信用经济循环模型。

信用经济是中国经济的突围关键,中国中产阶级规模已经十分庞大,创造性激活和利用信用经济体系,可以真正激活企业的内生创造力,从而推动内需的私域流量盘活,并创造有机的生长模式。

  社会变革:信用社会vs边际成本

最近几年,中央在推行社会信用统一代码体系,每一个居民、企业都有自己的社会信用统一代码,全部社会主体纳入到全民信用体系。中国加速走向数字化治理时代,加速走向信用社会时代,这是中国社会的历史性跨越,也是信用经济时代到来的前奏。

信用社会的构建,离不开数字化的连接,不同场景、不同行业、不同人群都将有不同的信用积分体系,这些信用积分成为一项有价值的信用资产。然而,当下中国积分市场处于割裂状态,企业基本上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直接结果是:大多数企业积分变成存量遗忘资产,大多数积分处于死寂状态,没有发挥应用的信用资产价值。

积分体系的局域网化,是大家看在眼里的痛点问题,不少企业也在想办法解决,比如京东金融推出了京东钢镚,试图和一些银行系统积分进行打通,进而钢镚兑换。但是,不同企业积分的兑换机制是一大挑战,积分体系大世界没有希望再出现一个布雷顿森林体系,需要更平等、更现代的生态引擎。

雄安新区有一家叫“链点”的公司,提出要构建全社会的积分流通交换体系,并设计出积分生态的防通胀模型,想要激活超级庞大的中国积分市场。链点的想法非常大胆,具体实施则需要系统构架、技术构架、风险控制、兑换机制等众多维度的创造性工作,或许还会需要一些类似区块链之类的前沿理念。

每个人和组织都有社会信用统一代码证,都有自己的信用资产体系,如果连接和打通各类场景的众多积分体系,那么,将形成庞大的信用社会经济体。而打通不同积分体系的工作是高难度的,也是高价值的,一旦实现,将会大大降低信用社会的边际成本,让老百姓的信用资产成为最重要的可消费资产。

  大数据遇上移动互联,信用积分平台走入全民时代

信用经济是中国裂变破局的一把钥匙,巨大的存量积分市场就是最有潜力的内需市场,沉睡的积分市场价值需要被唤醒和连接。

过去,由于技术原因,信用积分平台是完全去中心化、分布式的,在拥有一定灵活性的优势之外,也造成了不同生态积分体系之间的割裂。

如今,大数据技术已经非常成熟,移动互联惠及全民,信用积分平台到了走向全民化、流通化、公共化的大时代风口。现在的中国信用社会构建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加上中国互联网的世界领先,我们已经有能力创造性地构架全民化的信用积分交换平台,激活沉睡的庞大信用积分市场,创造性地拉动内需增长。

由于信用积分体系是为营销和客户关系管理而来,本身是需要运行成本的,只有系统运行更高效,才能让各家信用积分体系变成企业的高价值资产。只有降低边际成本,才能降低运营成本,才能最大程度地让利于民。

是时候了,我们需要信用积分体系的流通理念、交换标准、发行规范、防通胀机制….等非常之多的创造性工作,进而推动信用经济走向繁荣,并让信用经济成为中国经济走出多重挑战的智慧钥匙。​​​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联系

微信ruinews360 微信公众号:小芳侠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