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  点   《劳动合同法》众多模糊的规定造成了法律层面上员工和企业的不对称博弈。员工是弱势群体,法律的模糊性使其失去了为弱势群体提供更好保护的能力。

     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成为世界经济最耀眼的亮点,中国也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新引擎。但是,我国经济还基本处于劳动密集型的状态,不仅中国,包括拉美和亚洲很多发展中国家,劳动力还是经济的主要推动力。很多跨国企业把工厂搬迁到中国,主要因为中国经济还处于并不发达而且拥有大量廉价劳动力的阶段。

     基于中国现状,企业的组织形式也是劳动力密集型的为多。中国人口过多,就业难成为了政府头疼的一个问题。因此,在就业机会的博弈中,企业有更强势的话语权,这如同产品短缺年代企业更容易控制产品的定价权一样。如果你不去上班,肯定有很多其他人抢你的位子。在法律不能有效制约的情况下,企业员工的社会人身份被忽视。一方面,法律滞后和不能有效执行; 另一方面,企业只关心钱,忽视了自身应尽的社会责任和社群义务。

     从某种程度讲,即将实施的《劳动合同法》是一部“不彻底的模糊的”法律。华为的“先辞后聘”事件,是《劳动合同法》“模糊”的具体体现之一。华为“先辞后聘”事件因为华为是大企业而被关注和放大,华为事件的最直接影响是给很多企业做了负面的榜样,产生“破窗效应”,教会了很多企业如何规避《劳动合同法》。而富士康科技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郭台铭公开讨论劳务派遣制度,也是《劳动合同法》“模糊”的体现。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些企业的做法是钻《劳动合同法》的空子。这些“空子”让我们看到了《劳动合同法》本身的“模糊性”。

    《劳动合同法》的模糊性还表现在解除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理由上。“劳动者因病、因伤不能从事工作,或者因为能力不能胜任工作等等”可以成为解除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原因,但是“能力”问题是一个模糊点,难以限定。这个模糊点造成了在法律层面上员工和企业不对称博弈,员工是弱势群体,法律失去了为弱势群体提供更好保护的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讲,《劳动合同法》破坏了整个博弈体系的平衡。

     但是,《劳动合同法》依然是我国法制的进步。法律的模糊性和明确性如何平衡一直是争议的焦点。法律规定过细,则会顾此失彼,产生新的不公平; 但是过宽,则在操作性上难以实施。

    中国经济大环境和社会文化的特殊性,在法律的制定中往往起决定性作用。在现有的社会环境下,笔者认为,《劳动合同法》存在妥协性和妥协性和模糊是必然的。法制是随着经济和社会进步而不断前进的。所谓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我们要保持一贯的耐心。但对于某一些企业钻法律空子,损害员工利益,做出有违人权的行为,应该给以严厉的舆论谴责,不该给他们任何借口。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