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柳华芳 科技之声首发

人类商业文明发展至今,社会对企业的社会责任感越来越关注,在思考商业模式和活动的同时,不自觉地会想到我们商业模式背后的社会因素和影响。互联网 行业在国内已经发展十多年,出现了丰富多彩的分支和领域,改造着我们的社会结构,同时,也出现了不少负面的影响,我们在推崇各种商业模式的成功或荣耀时, 也不可忽视其社会价值的存在性和合理性。

最近两三年内,摩尔庄园、赛尔号等一批儿童网游获得了高速成长,周围朋友的孩子们几乎都在玩这些儿童网游,孩子们的家长对这似乎无能为力。一方面, 现代都市的钢筋混凝土确实把社会栅格化了,孩子们的交流空间也变得狭窄,而家长们要疲于奔命地工作和养家,孩子们往往得不到家长们更多的陪玩时间;另一方 面,孩子们把大把时间放在儿童网游上,耽误学业,引发近视,抢走了户外运动和现实环境朋友游玩的时间。让这些小朋友去做大人们都很难实现的时间管理,显然 不太现实,我们的社会和政府是应该在家长和孩子一端加强教育,还是在网游厂商一端加强管制和限制呢?

我18岁以前都在农村生活,山山水水、鱼虫花鸟,童年算是丰富多彩,而现在大多数城市里的儿童大多数没有见过真正的大自然是什么样子,从这个意义 上,儿童网游在虚拟世界里帮助他们体验,算是一个良性的作用。但是,让人担忧的是,网游产品设计中的等级机制和激励机制容易让孩子们上瘾,让他们把大把时 间都放在虚拟世界,这会孩子在现实世界的性格更加孤独,因为现实世界不可能被纳入网游的语言环境和系统。

一些儿童网游厂商还是比较负责任,他们设置了玩游戏的时间限制,到某个时刻必须下线,这样子当然很好,但是也有厂商在一方面限制时间,更一方面却推出不限时的什么台湾版,难道台湾的小朋友们就不需要呵护吗?这是不是可以算做网游厂商的逃避社会责任的一些伎俩呢?

笔者对网页游戏低龄化非常之担忧,担忧让中国的下一代人的童年虚拟化,而每一个人的童年生活对其成长中的性格和价值成形都起至关重要的作用。当然, 我也并不推崇什么唱红歌之类的洗脑行为,我担忧的是网游厂商的资本贪婪会不会让儿童网游走向低俗化、过度沉溺、成人化。大学时期,看到不少同学熬夜通宵玩 传奇、大话西游,虽然当时他们自己获得了虚拟的荣誉和满足,但他们很多人付出了耽误学业、甚至退学的代价,而自己获得的只是心理上短暂的虚荣和光阴的虚 度。

网页游戏低龄化不能仅仅看其商业价值,我们更要关注不要让中国下一代人的童年虚拟化,那句“不在放纵中变坏,就在沉默中变态”不仅仅在成年人那里, 虚拟世界的成就和勇气都不等于现实中就存在,反而容易出现群体性的儿童心理障碍和疾病。希望儿童网游厂商的老板们不要光把心思放在如何赚钱上,也要聘请儿 童心理学家和教育学家,让广大孩童们在儿童网游中获得快乐和成长,而不是迷失和堕落!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联系

微信ruinews360 微信公众号:小芳侠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