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市场研究公司Hitwise分析师比尔·唐瑟尔(Bill Tancer)是一位Facebook迷,对社交网站颇多研究。他日前在《时代》杂志的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讲述了他首次尝试烤制倒扣苹果挞(tarte tatin,一种传统法式甜点)的尴尬经历,并借此阐释了他对互联网搜索未来发展趋势的思考。    对于一个厨房新手来说,烤制一份倒扣苹果挞听起来未免有点痴心妄想。但考虑到外面的天气实在太坏了,而且厨房里有一大堆新鲜水果,配料也应有尽有,我还是决定试试运气。但是,就和过去在厨房的冒险经历一样,我很快就被搞的晕头转向了。这时我想到了求助于Google,但Facebook上一位好友对我的“比尔正在做倒扣苹果挞”的一个回帖让我放弃了这个念头,并在刹那间让我对互联网应用有了新的认识——在我想要寻找解决方案时,答案会不请自来。

    这让我不禁让回想起了搜索引擎短暂的统治历史。追根求源,我们现在的上网习惯,大多产生于上时间90年代中后期,即互联网类似美国西部大开发的蓬勃发展时代。那时,我们上网冲浪,第一站往往不是雅虎等门户网站,就是老式搜索引擎Excite或Lycos(还记得它们吗?)。后来,随着跨入21世纪,新式搜索引擎,尤其是Google,不知不觉间闯进了我们的生活,成了我们每天浏览互联网的起点和终点。

    再后来,Y一代(指那些出生在1978到1984的人——译注)和社交网站走进了我们的视野。社交网站最初是在年轻用户当中兴起的,但后来迅速吸引了25岁至34岁、甚至年龄更大的用户群。现在,社交网站正在日益改变着我们使用互联网的习惯(令人惋惜的是,至今还没有谁能找到一个有效的模式从其庞大的流量中赚取钞票)。而且,无丝毫意外,随着Facebook等社交网站的普及,美国流量最大的网站,也已不再是搜索引擎独享的荣耀了——统计显示,在2006年6月,社交网站已在访问比例上超越搜索引擎,成为最大的一个互联网应用。而且据报道,Facebook的受欢迎程度甚至超过了色情网站。

    至于社交网站能否成为搜索引擎的终结着,在这里我不想深究。不过,搜索引擎的偶然性或许是它的一个致命弱点。比如,当我们滞留在印度遇到急需解决的麻烦而需要技术帮助时,我们免费输入Google的免费请求。但现在,当我们打发时间时,我们不在去Google了,我们逛Facebook。而且在Facebook上,我们无需再去忙着信息,相反,信息自动找上门来。

    当然,在搜索重要信息的时候,我仍然会使用搜索引擎。但在过去几个月,我发现,来自新好友的信息正铺天盖地而来(由于我在以前的一个专栏里厚着脸皮发出邀请,现在我的Facebook好友已增加到了900多个)。不管我有没有主动问过,黛丝的音乐播放列表里新增的音乐,梅尔现在正在读的小说,詹姆斯最喜欢的电影,都告诉我了。或许更新式的搜索引擎也将朝着这条路进化。吉米·威尔斯(Jimmy Wales),在线百科全书Wikipedia的创始人,在发布其新Wikia搜索引擎时或许就会考虑到这一点。

    再回到我的厨房经历吧。就在我向妻子炫耀我的自创水果馅饼(红色的,一份糟糕透顶的倒扣苹果挞)时,我的一位来自法国的Facebook好友,阿历克斯,看到了我在Facebook上发表的烤制苹果挞的帖子,就向我推荐说,马克·比特曼(Mark Bittman)的《烹饪大全》里有烤制倒扣苹果挞最好的方法,并告诉我可以在第700页可以找到它。从某种意义上说,阿历克斯的热心概括了我对未来搜索引擎的想法:我不仅想要信息来的更快点,而且更希望在我想要搜寻之前就能得到它。(刘金铎)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联系

微信ruinews360 微信公众号:小芳侠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