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柳华芳

穆罕默德·尤努斯,这个名字在国内公益界和银行界都有很高的知名度,他有个很特别的称呼叫“穷人银行家”,这源于他创造了面向贫困农村人群无抵押小额信贷的格莱珉银行,帮助孟加拉穷人通过创新的信贷机制实现自己的生存发展和创业,他本人2006年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对于中国的大众网民,格莱珉模式比较陌生,发音不准的网友可能说成“格莱美”,然而格莱珉模式的精彩不亚于格莱美音乐奖,这个模式创造性地去解决农村贫困问题、信贷难题,用一种反常规金融的模式做了一件了不起的穷人金融事业。

如果不是刘强东对话尤努斯,可能互联网行业的同仁们几年里都不会关注到格莱珉模式,而京东和格莱珉中国战略合作让格莱珉模式出现在互联网行业的词典里,国内真正做穷人信贷的企业或组织不是特别多,影响力也有限。京东作为商业公司,有自己的金融业务和电商渠道下沉的商业利益诉求,所以,格莱珉中国牵手京东借助商业力量去推动格莱珉模式在中国的推广和本土化创新,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格莱珉模式的运行机制和独特之处

 

1976年,格莱珉银行诞生在南亚人口大国孟加拉(国土面积不如山东省大,人口超过1.6亿,山东省人口9579万)的乔布拉村,1983年正式转变为一家银行,并特别通过了一项原则:面向贫穷的借贷者们,其中绝大部分为妇女,银行只为这些穷人服务。格莱珉模式颠覆了几百年来金融银行业的“你越有钱,越能贷到更多的款;如果你没有钱,你就贷不到款”的规则:借贷给无抵押担保的穷人,同时,也能够实现赢利,从而实现模式的可持续发展。

格莱珉银行不需要贷款者提供抵押物,是一种小额无抵押贷款,每5人组成一个贷款小组,每6个小组建立一个中心。采用2—2—1顺序放贷,小组长最后得到贷款,体现“先人后己、为人服务”精神,贷款者参与中心活动,同一小组的人没有偿还贷款的连带绑定。由于小组往往都是同一村庄的村民,格莱珉的征信机制和偿还风控是通过农民之间的自我口碑约束,每一个村民都会很在意自己在村里的口碑和信用,实践证明,这招儿很灵。

“施舍不是解决贫穷的办法,施舍只能让穷人丧失主动性而使贫穷永远存在 ”,“信贷是一种人权”,“如果我们能够消除乡下的苦难,就会减轻使穷苦人四处奔波涌入城市的压力 ”——这是尤努斯的信条。他的这些信条塑造了格莱珉模式,并且在孟加拉取得了很大成功。格莱珉模式事实上给出了社群化、企业化、公益化的扶贫解决方案,给了贫困农村人群一个实现自力更生和创业致富的柏拉图式梦想的机会。

 

  互联网金融如何升级格莱珉模式?

 

互联网金融是站在风口的行业,短短几年里遍地开花,互联网金融正在改变中国人的投资理财方式,我们把太多金融变革理想寄托给了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金融能够帮助农村贫困人群和农村创业者吗?

这是一个简单却复杂的问题,农村人口特别是贫困人口的上网率往往还不是特别高,高大上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很难去解决风控问题,覆盖大量农村需要太多的人力资源投入,同时,回报率也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然而,京东方面和格莱珉中国战略合作的签字人是京东金融集团副总裁姚乃胜,这意味着京东的互联网金融要结合格莱珉模式进入中国农村了,京东金融会通过众筹、京东白条等产品来服务农村创业者。直观可以想象的是,京东众筹可以帮助农民创业者解决资金短缺和农产品销售的问题,而京东白条可以通过赊销的模式来帮助农民解决农资购买的资金压力。

互联网金融的互联网化、数据化、移动化、全民化可以推动更多的人参与到格莱珉模式中,让格莱珉模式更加高效和可管理,可以快速建立起投资者群体,可以借助资本力量改变中国农村的贫困问题。格莱珉模式中的5人小组机制和中心机制都可以通过互联网金融的产品化来管理,通过大数据来进行辅助风控,并建立基于数据模型的动态信用额度调整机制,可以打造出一个互联网金融版的格莱珉模式。

 

  农村创业者的困境多数来自信息不对称

 

汤敏教授重点提及了农村创业者的信息不对称问题,贫苦县县长褚庆捷也重点说了信息不对称问题,这种信息不对称主要来自于农民平时接触的传媒主要是电视,这些年来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有望改变农民的资讯阅读方式,但是,缺乏专业指导的农民在互联网面前往往素手无策、没有了主意。

农村人群,特别是贫困人群,往往是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群体,他们的创业方式往往基于自己的手工和生产劳动,面对陌生的外来事物,农民需要有信用靠谱的机构来帮助他们。格莱珉模式的5人小组模式在起到信用风控管理作用的同时,也为农民交流和沟通搭建了一个微型的平台,小组长和中心负责人能够更好地传递信息,打破信息不对称的壁垒。

移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金融借助手机平台更容易推向农村,移动电商和移动互联网金融会帮助农村创业者解决价格信息不对称和金融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从而让他们在选择贷款的时候能够做出更正确的选择,最大限度地避免因为信息不对称而陷入不良借贷公司或个人的高利贷陷阱里。

刘强东说自己看到农村不少人被不良信贷公司引诱去赌博造成倾家荡产的现象,这个问题确实不少,我认识的地方小贷公司人向我透露过他们的核心客户群是沉溺赌博的人。类似的社会底层问题需要通过创新的小微贷款模式来打破信息不对称,通过透明、公正、平等的平台来重塑和共建农村创业者和贫困人群的融资方式和生活模式。

 

  在商言商:力捧格莱珉,京东有算盘

 

纵然互联网金融可以改造和升级格莱珉模式,让面向贫困农村人群的小额信贷变得透明化和平台化,但是,覆盖大量农村需要解决落地问题,需要大量的人力去做农民一端的工作,这是互联网金融不擅长也不太愿意干的苦差事。

春光满面、吐口宿迁味儿英语的东哥亲自出来站台,自然是京东有了解决的招儿,而且在商言商,京东推进与格莱珉中国合作自然有自己的商业算盘和利益诉求,他们怎么玩呢?格莱珉是社会企业,而京东是商业企业,二者企业性质和目标不同,京东从看似公益化的合作里又能得到什么呢?

三四线城市和农村电商市场是京东渠道下沉战略的重要部分,也是电商巨头力拼的新领域,农村市场分散而规模庞大,京东的物流配送在快速地下沉,京东和格莱珉中国的战略合作可以让京东的业务更加接近农村潜在客户群。很多地方的乡镇已经有京东的快递站,刘强东表示京东希望通过村民代理的模式来解决农村物流问题,明年目标发展数万村民代理,覆盖数万村庄,通过村民代理把京东白条和货物送到农民家里。

按照刘强东的说法,京东的算盘是借助格莱珉模式来加速农村电商的京东布局全面推进,在渠道下沉解决农村物流的同时,把京东金融业务也推广到了农村市场,同时,通过京东白条等产品模式解决小微信贷购买农资等问题,这样子,京东既做了扶贫先锋、农民兄弟的贴心人,又大大方方开拓了农村市场,可谓名声和商业利益双丰收。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联系我们

哈哈哈哈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