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柳华芳

众筹,这个词最近两年多火爆异常,光在虎嗅网上就有226篇关于众筹的探讨文章,跟当年团购的火爆程度有一批,按照国内互联网商业模式的规律,在再火爆一段时间就可能出现洗牌现象。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我预计众筹网站可能像当年团购爆发一样出现一大批,我们暂时不算命,先说说当下吧

国外的kickstarter自2009年已经累计筹资高达8亿多美金,国内的点名时间也获得了机构投资,近期比较受圈里关注的京东众筹也上线了,相信接下来还会有更多互联网巨头进入这个领域。

从字面意思看,众筹就是众人筹资,虽然目前主要有产品众筹、股权众筹、债券众筹、公益众筹四大类别,但是其模式很容易衍生出更多类别,比如我就想到一个时间众筹,互联网充当了数据中心和金融平台。京东众筹的“凑份子”提法就更通俗了,一下子让众筹变得通俗易懂了,我们小时候众筹买汽水也应该算是一个线下版的实例。

 

众筹模式的真正鼻祖不是kickstarter,是释迦牟尼

 

互联网圈是一个很崇拜美国的圈子,谈起众筹模式,大多数是谈kickstarter,毕竟国内的主要是抄他的模式过来的,西学东渐,非常好,不过也不要忘记发现一下历史文化中的瑰宝。其实啊,众筹模式的真正鼻祖是佛祖释迦牟尼,而且是在当时没有发达的众筹平台下完成的一次次成功众筹,并最终实现了自我修行和广播信念,创造了东方文明最著名的宗教。

释迦牟尼本是古印度迦毗罗卫国(今尼泊尔)的太子,生活高贵安逸,有财富,有学问,有美妻,但是他出游看到众生的生老病死后,决定做一名苦行僧,在他29岁那年的一天晚上,他丢下妻子和家庭,独自出宫修苦行去了。

独行苦行僧为了自己追求而去流浪和探索,靠的就是那些乐善助人的人们不断的帮助,他们并不求从苦行僧那里得到什么,却帮助他走自己的路。这是一种最原始的众筹模式,也是一种公益众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大善如此,那些在众筹平台上很多小小个体很多时候就是一个个苦行僧,他们的梦想很伟大,起点很微小。

释迦牟尼在中华大地上的信徒–和尚僧人们也是如此,中国历史上的各地大小庙宇无不是民众齐心协力、捐钱捐物的众人之功,大家不图金钱回报,但求信仰宁静,这是人类本源的互助和无私,帮助他人,就是帮助自己。

佛祖和他的僧侣信徒虽然是通过公益众筹模式来连接众生,并弘扬佛法,而这佛法成为地球上数亿人的精神所依,佛祖释迦牟尼是大善之众筹鼻祖,他们取之于民,还之于民,每当出现自然灾害时候,寺庙都是过去人们得以保命生产下去的重要寄身之所,此众筹,回报的是人间美好。

 

众筹到了钱,但众筹的不是钱

 

我不喜欢把google一下就知道的数字复制过来充字数,我看了这些稍微有些名气的众筹平台,包括创业型公司的众筹网、点名时间,当然重点琢磨了下背靠市值400亿美金母公司的京东众筹。这些众筹网站做的有趣、有人气的都主要是产品众筹,这其中又多数是个性化文化产品和科技类产品,这两类产品的共同特点是时尚、个性、有范儿,用户群往往是相当年轻的网民。

这些众筹项目的筹资规模几千、几万、几十万不等,一般没有太大规模的筹资项目,因为这种众筹比较接近于pre-angle,这个数目的钱对于稍微富裕的个人或家庭来说,是很容易私人关系完成的。但是,为什么还要通过众筹来做呢?我的理解是大家众筹到了钱,但众筹的目的不全是钱。

如果算钱的话,京东不如一年投100个项目,一个投100万,这也才1个亿,对于京东来说,不痛不痒的,京东金融旗下的网银钱包搞了世界杯有球必应竞猜活动光奖金就1000万。京东搞众筹是为了他的金融产业链和电商产业链,为了创业者们使用京东的金融产品、云产品、电商平台,所以,对于极客创业者而言,京东打造的更像是智能硬件领域的创新工场,众筹出demo和量产,JD+提供技术支持和云计算,通过京东商城进行产品销售,整个过程都发生在京东的大平台上。

在今天的中国经济环境下,几万、几十万很容易花完,“众筹的这些钱花完了怎么办?”这是项目发起人和投资者都关心的问题,这是关系众筹平台项目成功率的关键因素。所以,我们看到点名时间的产品众筹已经变成了预订,京东众筹显然也受到了启发,京东众筹在项目筛选中也尽量选择开发阶段相对完毕、接近量产期的项目,这样规避掉了很多不靠谱的项目,来确保平台的信用体系安全。

但是,我计算了一下这些产品的毛成本和毛利润,很多项目产品即便通过众筹得到一笔预付款,量产后的销售利润也没有太大,并不足以实现快速增长。此时,我又想到了佛祖,若不是早期的善缘和比丘的跟随,佛教恐怕那以发展开来,仅靠佛祖一个人也是无法真正发扬佛法的,而佛、法、僧三宝才是佛教发展开来的基石。很多众筹项目其实并不差这点钱,他们加入众筹平台,很多时候是为了借助平台进行自我营销,京东自然会投资不菲的精力和宣传力量来推动众筹,而一些项目在这里享受平台红利,顺带还成为京东百般呵护的供应商合作伙伴。

 

是否预售或团购的翻版不重要,重要的是筹到未来

 

我看到很多评论说众筹与预售、团购的模式很接近,甚至有人说众筹就是两者的翻版,作为一个实用主义者,我个人觉得这些讨论毫无意义,无论预售、团购、众筹,都可以完成某个销售的结果,但是,结果不等于目标和目的,这个哲学命题是十分关键的。佛教僧侣们从乡亲们那里众筹到粮食,绝不是为了多吃几顿饱饭,而是怀抱着美好愿景和未来期待,他们为人们带来了精神上的超脱和解放。

我相信优秀的创业者在京东众筹或其他众筹平台发起众筹项目,目标绝不是只为了预售出去几件商品,这点儿钱很多时候连一个水平中等程序猿的几个月薪水都不够,这不是一场决定胜负的世界杯淘汰赛。在这里,汇聚了很多有想法、有技术、有手艺的年轻人,他们有的就是为了尝鲜,有的是为了拥有自己的一个产品,有的是为了让投资人关注,有的是暂时阶段的极屌丝。他们把有趣、有品、有用的产品或想法带给大家,大家众筹帮助他们来完成想法,由于众筹项目支持者的投资金额往往不是很大,大家以兴趣支持的方式来完成资金支持,也并没有想要多大的回报。

这听起来有点理想国,尤其是在中国这个骗术发达的国家,但是,我们社会的正能量依旧满格,喜欢独立自主和表现自我的年轻人们乐于创造,创造让世界变美好,他们当中也许会有人成为未来的优秀企业家和创新者。而步入中等发达国家也意味着我们的年轻人真的开始重视和享受精神消费了,他们愿意为自己热爱的事物付出金钱或时间,所以,我个人更期待中国的众筹能够持续地理想主义下去,别过分地追求商业利益,因为精神层面的东西往往更多滴产生精神层面的回赠。

 

 

在创业方法论里有一个词,叫做“微循环”,众筹就是帮助草根创业者完成最小的微循环,让小小创业者看到产品和商业模式中的细节和过程,以便进一步融资或者转向。作为兴趣导向强烈的模式,众筹网站很大程度上要运营一种兴趣社区的氛围,有的聚焦艺术品,有的聚焦创意服饰,有的聚焦极客产品,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自平台的社区氛围,比如京东是一个数码IT类男性用户发展起来的电商平台,在京东众筹上搞极客产品应该会更容易成功一些。我相信,众筹只是大家的起点,大家梦想所到之地是真正的未来,一个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儿的未来,而这一切得益于“众”字,这也是墨子思想中的“兼爱”,相爱相利,爱人利人,超越时空和等级的爱。

「社交革命」出品

{微信号:socialpr}

互联网研究者柳华芳主办的科技自媒体,关注社交网络、电子商务、智能设备、云计算、机器人等高科技领域

西瓜联盟成员、科技先生特邀创始人

科技先生 微信号:itechsir 官网techsir.com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